我的冤家住对门剧情介绍

1-6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1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从离婚的噩梦中惊醒,发现自己人正在精神病院!他把昏迷前发生的事情一结合,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不妙。蔡郝贵强烈要求离开,要护士把他手上的针拔了。可护士以为他犯了病,一边安抚他的情绪,一边急叫医生。医生赶来,蔡郝贵的情绪更激动了,人挣脱了医生和护士,往医院外头跑。医生、护士、保安对蔡郝贵围追堵截。蔡郝贵东跑西蹿中撞到了潘向东!二人都认出对方,蔡郝贵迅速告诉潘向东目前二人被误解为精神病人的状况,潘向东反应过来后跟着蔡郝贵一块跑。眼看跑到医院门口,正面又来了保安,蔡郝贵指认潘向东是病人,自己跑了出去!

  就在一天前,是潘向东老婆罗洁的生日,罗洁递给了潘向东一纸离婚协议书,并告诉他自己外边有人了。潘向东如坠冰窟,难以置信,连声追问,妻子却冷淡表示她是过错方,愿意把钱还有房子都归潘向东。接着就出门离开。而在楼下,潘向东看到了好友白志友捧花迎接罗杰,二人还搀到了一起。潘向东忍无可忍揍了白志友,而罗洁竟还出声维护。二人就这么离了婚。在离婚登记所里,潘向东索要回了自己买给罗洁的手镯项链。

  而那时候,蔡郝贵发现自己的钥匙竟打不开家门了!门开后出来的竟是一个赤着膀子的陌生男人!还有一陌生女人!一通叫喊和争辩后才把事情搞明白,妻子爱萍不但要离婚,还把他的房子给租了出去。住户把蔡郝贵的东西都扔了出来,蔡郝贵又敲开门要了女儿心爱的粉色小熊,才离开。潘向东的正经职业是一名汽车修理工,但今天他无精打采,连连跑神。白志友给罗洁安排了住处,罗洁一边收拾房间,一边乐观的讲述着要如何布置房子。即便老天爷不让她活,她自己也要活得漂漂亮亮的!可说到这里,终是忍不住掉了泪。白志友劝她,罗洁表示想一个人呆一会。白志友又切切的嘱咐了几句才离开。

  不管是罗洁还是潘向东此时都在想着二人曾经的山盟海誓,罗洁更显悲伤,潘向东直接将洗车的喷水头对准了浇到自己头上。蔡郝贵找到了爱萍工作的地方,发现妻子已辞职。他又着急的打了一圈电话,但都没有消息,蔡郝贵又去报案,但因为未超过24小时不受理。这时候,他终于有了妻子的消息,在他婶子那。蔡郝贵向婶子辩解他和爱萍没离婚,并表示自己立即就回去。

  蔡郝贵去汽修厂取车,碰到了潘向东。潘向东也不搭理他,还是潘的同事老钱给蔡郝贵取了车。蔡郝贵着急回去,车门掉了他也不管冲出了汽修厂。一路边开车边给媳妇打电话,劝她不要走,辩解自己真的没有狐狸精,更没有儿子。可爱萍根本不信。这时候,蔡郝贵又被交警给拦了。因为急着打电话根本就没听交警说什么,这边交警已经吩咐通知停车场,把蔡郝贵的车给拉回去。而蔡郝贵又在跟自己的父亲讲话,请父亲相信自己,他很爱爱萍和娅娅。可他说到这里,才发现车被拖走了。他急的挂了电话,去追车,结果也只追到了女儿的粉熊布偶。

  下班了,潘向东如同行尸走肉出了汽修厂。而蔡郝贵在一家饭店里喝得大醉,一个人对着酒瓶子讲话,和酒瓶子辩解。讲着讲着又讲不过,嚎啕大哭。再过一会,又高声唱起歌来。酒店老板很心累,连劝他回家唱,把发酒疯的蔡郝贵给推出了店门。这时候,潘向东正路过,二人都漫无目的的往前走。先碰到两个撞车的,又碰到一偷窃的被人群拦着指责。蔡郝贵也凑热闹喊着抓贼,不防备自己的钱包径被偷走!他还不知情,又朝路边卖杂志的大爷耍起酒疯,让大爷给他找女儿。

  过了时候,蔡郝贵又跑到了商场楼上,大哭大唱,人们以为他要跳楼,围了一堆。保安急急跑上去劝蔡郝贵。潘向东也没所谓,继续往前走,不防这蔡郝贵突然扔下来一酒瓶,只差一点就砸中潘向东!而潘向东胳膊上到底被划了个口子。他终于有了精神气,奔去了二楼,大骂蔡郝贵,被保安拦住。保安们忙着劝蔡郝贵,蔡郝贵还在继续他的演唱。潘向东本要走,突然又转过身也唱起歌来。还跳进了栏杆!楼下骚动,一个跳楼的变成了俩跳楼的!

  而蔡郝贵和潘向东竟自得其乐来,你一句,我一句,唱的是津津有味。就在这时,蔡郝贵脚下一滑,潘向东趁机一拉,二人双双倒在了栏杆后面,昏迷了过去。回到开头,蔡郝贵从精神病院醒来,往医院外冲,意外发现了潘向东也在这里,便拽上他一起跑。可结果只有他一个人冲了出来。出来后接到老板电话,老板催促他去参会,蔡郝贵正要老板发地址呢,发现手机没电了!蔡郝贵这时又反省刚才的行为不太仗义,犹豫后脱了病号服折回了医院!

  偷偷摸摸的回来,正撞到潘向东被医生推着强行检查。蔡郝贵推了潘向东就跑。又是一番你追我赶。先是扮作狂犬病人,后又扮作医生,最后关头,把手机扔了出去,吓对方是炸弹。才终于逃出了医院。

  白志友陪着罗杰逛超市,白志友一直爱慕罗洁,隐晦的向罗洁表达了爱意,被罗洁当成玩笑掩饰了过去。蔡郝贵请潘向东到大排档里喝酒。潘向东不耐烦,要求喝完三杯走人。耐不住蔡郝贵特别想找人说说话。潘向东经不住恳求又坐了下来。

  白志友帮罗洁把东西提上了楼。而蔡郝贵和潘向东讲述了自己的人生,他的梦想就品酒师,他的职业是啤酒公关,他媳妇嫌他太能喝酒了,后来就跑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2集剧情介绍

  

  蔡郝贵讲述,他老婆在跑之前把他的房子给租出去了,车也卖了,把他女儿也带走了,想到这里蔡郝贵就红了眼眶。潘向东敬了他一杯酒。又过了些时候,潘向东坚持要走,蔡郝贵结账,可一掏钱包发现自己的钱包丢了!无奈,潘向东结了账。可出门后,蔡郝贵才表示自己其实还有一百,说着从鞋里掏出了一百块钱,要请潘向东去吃夜宵。潘向东实在无心折腾,劝他各自回家。而蔡郝贵如今是有家回不去。

  蔡郝贵东拉西扯,一抬眼看到一家彩票店,撺掇潘向东去买彩票。二人进了彩票店,蔡郝贵把仅剩的一百块钱全买了彩票。还激潘向东。潘向东也就掏了两块钱买了一张彩票,选了数。就这么要各走各的道。可蔡郝贵还在缠磨,他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希望潘向东能收留他一晚。潘向东烦不胜烦,果断拒绝。蔡郝贵便在后面大喊咒潘向东!没想刚走了几步路,潘向东就中了蔡郝贵的咒,踩了狗屎!蔡郝贵大笑。要潘向东赶紧把自己领回家。

  潘向东还是把蔡郝贵带回了家。自己看着熟悉的卧室,不免又沉恸起来。回忆起了和罗洁在一起的幸福时光。第二天清早,潘向东还恍然在梦中,晨曦中,妻子把他叫醒了床,叮嘱他刷了牙,为他准备了爱心早饭。可潘向东再定睛一看,不免辣眼睛,眼前的分明是蔡郝贵!而他用的竟也是蔡郝贵的牙刷!

  白志友买了营养品给罗洁。趁罗洁不注意拿了罗洁的资料装到了自己包里。并把资料送去给了何主任。清早出门时,蔡郝贵向潘向东借了钱和一部旧手机,去交警大队把车赎回来。潘向东只祈祷从现在开始,不要再看到蔡郝贵了。潘向东把蔡郝贵推出了家门。蔡郝贵在背后大声喊了谢谢!

  接着,蔡郝贵打电话给了老板,老板直接让他滚。而潘向东在汽修厂里,经理王大年进来训他,潘向东解释、老钱帮劝都被王大年大骂。潘向东直接摔了扳子,扔了抹布,表示自己不干了!

  罗洁在屋子里摆上花盆,看到房屋所有证还没有过户,便拨电话给潘向东,催促他尽快办理房产过户手续。却打不通。潘向东收拾完东西,又看到了蔡郝贵!蔡郝贵来找门,并表示愿意送潘向东,愿意为昨天的事情负起责任。潘向东懒得搭理他,人又被王大年给叫住。王大年要求潘向东非赔礼道歉,潘向东表示不必,要离开厂子。王大年不肯放他,讹他偷了厂子的东西,要搜他的身。老钱到底是维护潘向东的,表示没有证据没法搜。被大骂。潘向东索性向王大年展示了口袋,可王大年还要他把裤子也脱下来。

  蔡郝贵都看不下去,刚插嘴就被王大年一通骂。潘向东也是看明白了,王大年非要给他安个罪名,他让王大年别找了,直接把王大年给扇背了过去!老钱也拦住众人在一旁看好戏。罗洁打不通潘向东的电话便打给了老钱钱好多,得知潘向东打老板被开除了。蔡郝贵一路开车跟着潘向东,不断的逗笑纾解潘向东的心情。哪知他调笑潘向东是不是老婆跟别人跑了,已踩中了潘向东的雷区。

  二人路过一报亭,蔡郝贵看到报纸上中彩票的号码很是眼熟,便追上了潘向东,二人将号码一对,都来了精神!而那张彩票还在洗衣机里的衣服口袋里。二人狂奔回家,蔡郝贵吼着潘向东爱干净,终于找到衣服,找到了彩票,又着急忙慌的关门,找报纸,正叫着门又敲响了,二人一个激灵,以为是打劫的。但事实是罗洁在门口。潘向东看到罗洁后,心情又不好了,要蔡郝贵把门口的人赶走。

  虽被拦着,罗洁还是进了屋。并关切的问起潘向东为什么要辞职。那厢蔡郝贵为了拿到彩票,又是扒潘向东衣服,又是搂他。被罗洁误解二人关系不纯。罗洁这次来是要和潘向东再签一份协议,把财产全归他。没想到的是潘向东表示房子自己不要了。罗洁一脸惊色。临走时,罗洁不甘心,告诉潘向东,离婚协议书上怎么签的,就必须怎么执行!她就是要把房子给出去。

  蔡郝贵倒也通透,看到罗洁把财产房子都留给潘向东了,明白他老婆在外边有人了。二人这又看了彩票。真的是中了!打给全国福彩中心打不通,二人往彩票中心跑。罗洁则在楼下盯着二人离开。转眼又上了楼,来到了家对门。对门住着一油腻男,每天的工作就是中午午睡,下午相亲,晚上刷剧。罗洁硬闯进了人家家里来,一番诉苦,称自己怀疑老公劈腿了一个男的。最后求得油腻男答应每天给她一个小时,让她在自己屋里盯着他老公。而且,还配备了专门的天文望远镜。而罗洁又以承包油腻男一年瓜子为代价换得今年晚上就在这里监视她老公。

  却说蔡郝贵潘向东来到了彩票中心,确认是否中奖。工作人员把二人领到了一间密室,一位西装革履的人接待了二人。告诉他们潘向东中的不是五百万,而是三千万!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3集剧情介绍

  

  罗洁通过天文望远镜监视着对门自己家中。此时天色已晚,潘向东还没有回来。正嘀咕,潘向东回来了!潘向东和蔡郝贵对于中了三千万,还不敢相信。一个在想,是不是假的,一个在想,他们怎么去领钱。二人便商量起了领钱的办法,蔡郝贵提议弄个保镖。被潘向东否决。潘向东认为超市弄几个塑料袋装着就走。又被蔡郝贵否了,蔡郝贵出了个馊主意,狼狗叼着塑料袋。被潘向东骂有病。

  二人又聊起了拿着钱想干啥,潘向东想了想,他最想把这钱摆到罗洁和白志友的面前。到时候,罗洁果断抛弃白志友扑向他,被蔡郝贵嘲笑。蔡郝贵讲述了自己要有钱了就造福人类,像蜘蛛侠一样把月亮给摘下来。因为他曾经答应过女儿把月亮摘给她。当时他喝多了。潘向东则又开始设想,要用托塔天王的塔整顿交通。二人掰扯完梦想,蔡郝贵又要和潘向东掰扯良心,潘向东直接去睡觉了。

  二人昏头大睡,一直睡到八号,出门去领奖。为了庆贺这件喜事蔡郝贵还特意在车上贴了喜字。罗洁在对门蹲候了两天,看到二人行动立即也跳起来出发。可是并没有追上二人的车。车上,潘向东表示那钱是一分都不会给蔡郝贵的。蔡郝贵缠磨着,表示那里边也有自己的功劳。罗洁没追上车,就回了家,看着屋里乱糟糟的一片,想起了和潘向东曾经的婚后甜蜜生活。又把屋子打扫了一遍。潘向东蔡郝贵二人蒙着脸取了卡,对方表示七个工作日内打款。二人回家后发现屋子很干净,潘向东很快意识到罗洁来过。高兴的心情很快又被失落和悲伤代替。他走到窗户边,想起他和罗洁买房的时候,二人的甜甜蜜蜜。

  清早,白志友捧了一束花来看罗洁,却发现罗洁不在家。他竟联想到了罗洁自杀的画面!不由惊恐,拿着砖头就要往窗上砸,这时候罗洁从屋里走了出来,着急出门。白志友拦着她要跟她谈治疗的事情,罗洁就是不愿意治疗。白志友表示专家已经看了罗洁的病历,疑点很多,要给她做一个重新的检查。号他已经挂了。罗洁没心思听,又赶去潜伏了。那边,蔡郝贵叫潘向东起床,二人在床上扭扯,换衣服,被罗洁误解,疯了一样的冲进自己家。进门就指着蔡郝贵骂,要和他拼命。二人撕扯中,罗洁揪着蔡郝贵的头发,谁知一揪假发揪掉了。

  潘向东喝令二人坐下。先把蔡郝贵赶进了屋,又向罗洁表示,自己和蔡郝贵的关系很正常。但罗洁认为潘向东刚离婚就和一个男人住一起不合适。被蔡潘向东怼了过去。罗洁又提起房子的事,潘向东再次表示这房子他不要了。罗洁沉默,接着去了大叔家,表示她要住在这里!罗洁走后,潘向东去安慰蔡郝贵,替罗洁道了歉。接着,问起蔡郝贵头发的事情。蔡郝贵讲了一长篇故事,来北京,车子房子老婆孩子,样样都要花钱,压力如何的大,结果来了个反转,他这头发,是遗传!说完自己哈哈大笑起来。

  笑完,蔡郝贵和潘向东提出亲兄弟明算账,向他索要三百万。潘向东没接话,让蔡郝贵陪他出去一趟。白志友提着菜来到罗洁家,罗洁却在收拾东西,称她想住到潘向东对门,但房东不愿意,所以她打算磨一磨。白志友很不理解,毕竟二人都离婚了。罗洁的理由是潘向东出事了,而什么事她自己也没有摸清楚。白志友无奈,又向罗洁表示只要自己的那笔生意一成,罗洁的医药费不是问题。可显然,罗洁并不希望白志友操心她的事情。她爽利的出了门,留下白志友一人,手里还拎着菜。

  潘向东请了蔡郝贵吃饭,饭桌上他喝了不少酒。心里一直想着罗洁。他不明白为什么罗洁和他离婚?不明白为什么罗洁要把房子还给他?他马上就很有钱了,可以把房子送给她。蔡郝贵也在想为什么,想着就哭了。二人又喝得醉醺醺的回家,隔壁大叔听到动静,来了兴趣,拿起望远镜望,正看到二人搂搂抱抱奔向洗手间大吐。大叔唏嘘不已。

  这时候,罗洁又来了。大叔不由劝罗洁,爱情这东西如果逝去了,有的可以追回来,有的东西就追不回来了。罗洁一听,意识到大叔是看到什么了。立即又去偷窥,正看到蔡郝贵照顾着潘向东躺在了床上,在给他脱衣服。罗洁一看就急了,又怒气冲冲跑到了对门,大骂蔡郝贵并把他赶了出来。

  罗洁给潘向东整理了衣服和床铺,大叔看着这一幕不由感慨她是何苦呢。罗洁又给潘向东倒了蜂蜜水,看着他沉睡的侧颜,不由入了迷。清早,隔壁大叔起来,往对门看去。那厢,潘向东起了床,正夸奖蔡郝贵做的早餐有他老婆做的味道,谁知就看见了他老婆!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4集剧情介绍

  

  当潘向东得知罗洁把蔡郝贵赶走,质问她起来。又强调他们已经离婚。罗洁却不跟他聊这个,要和他聊离婚后潘向东的堕落生活。她声声追问蔡郝贵的底细,要潘向东理智。潘向东认为罗洁没有资格管自己。罗洁平心静气的表示,她是希望潘向东能平稳的渡过离婚这段日子,能找一个合适的姑娘。提起这,潘向东情绪激动起来,表示自己不会像罗洁一样几分钟就把感情忘得一干二净,拍拍手转身就这么走了!他希望罗洁不要再干扰他的生活,更不要干涉他交朋友!

  看着潘向东这么激动,罗洁劝潘向东冷静。潘向东甩门,不让罗洁管自己。可是罗洁表示自己管定了!潘向东不由觉得匪夷所思,从离婚那一刻,罗洁已经被剥夺了管他的权力。而罗洁如此作为,让潘向东认为她对他余情未了。她要罗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为。罗洁丝毫不听,他还要明天来看他们俩有没有断了关系。跟潘向东没有谈成,出来后隔壁大叔请她过来坐坐。罗洁去了大叔的屋子,大叔问罗洁以后打算怎么办。

  其实,大叔有件事情要和罗洁谈,大叔最近谈了个女朋友,他想明天把她带到家里来。所以希望罗洁明天就不要来了。罗洁不由尴尬,慌忙答应了。那厢,潘向东翻到了蔡郝贵的名片,找到了他的住处,看到蔡郝贵人披着大衣正蜷缩在楼梯道里。叫他跟着自己回去拿行李。又请蔡郝贵吃了早点,那早餐店里有一个服务员,说着河南话,性情十分爽利,开朗热情,叫张粉红。但怎么瞧着就像少根筋。

  而罗洁在家政公司找保姆,对方也推荐了张粉红。蔡郝贵和潘向东出了早餐店,潘向东答应蔡郝贵,表示住他家可以,但是不是免费的。有条件,供他吃住的日子里要他帮着他看着他前妻。说起罗洁,蔡郝贵觉得,罗洁肯定对潘向东是有感情的。潘向东其实也觉得这事儿蹊跷,那房子是他们付了首付花了很多心思买下来的,就算罗洁有了钱也不可能把房子往外推啊。所以蔡郝贵要盯着罗洁。正说着,潘向东的手机叮的一声响,到账了,除了税两千四百万!二人都不敢置信,去试探这笔钱是不是真的可以花。

  二人先来到银行自动取款机面前,看到是真的到账了,不由腿软,以至于连卡都忘了拿,保安接连提醒二人才拿了卡。潘向东拿了钱后就去买了妻子最爱的“三金”,买完二人去喝了酒。罗洁约了张粉红见面,张粉红十分朴实,也没要罗洁请她喝饮料,拿了自己的水杯就出来喝水。只看到这一举动,罗洁就告诉张粉红她被录用了。

  蔡郝贵潘向东喝完酒,回来的途中,兴致高涨。蔡郝贵称自己想明白了罗洁为什么打他?以为他们俩是那个!潘向东表示不可能。可说到这二人都大笑起来。潘向东还要任命蔡郝贵为秘书,要他唱个菊花残。二人直唱着歌回了家,倒在沙发上。对门的罗洁看到二人的亲近动作,很是生气,大叔还在那厢感慨是夜夜笙歌。遭罗洁怒瞪。

  潘向东回到卧室,看着买回来的三金,想起和妻子初结婚的时候。娘家表嫂因为三金和他争吵,甚至不准罗洁嫁给他。可那事后罗洁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一定要嫁给他。清晨,罗洁把粉红领到潘向东住的小区,跟她解释了她的工作,宣布从今天开始粉红当她的卧底!而潘向东那厢正在做着美梦,梦里妻子正在他身旁躺着,他露出笑容,把金戒指戴到了罗洁的手上。罗洁露出了惊喜而幸福的笑容。他正要朝妻子亲过去。却发现不过是一个梦,躺在他旁边的则是蔡郝贵!

  潘向东把蔡郝贵赶出了屋子,翻到了当初他写下的给妻子买三金的保证书,他又想起来这个保证书本来是留在表嫂那的,可是罗洁偷了出来,就是因为信任他。相信他一定会买的,从她嫁给他的那一刻起。正在畅想着,又被蔡郝贵声音打断,蔡郝贵催促他出门。

  白志友追着罗洁,要她去做个针刺检查。罗洁还是那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认为治不治都是一个结果。白志友劝告后,坚定表示,不管如何,他要求罗洁周三必须去看医生。罗洁含糊的答应。蔡郝贵花了一夜为潘向东思考出了一套符合他资产的消费方案,潘向东却压根不听,带着蔡郝贵出了门。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5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和蔡郝贵一身西装革履,带着墨镜来银行取钱。取了两百万现金后,就去看车。买完车二人又去了修车厂,绕着厂子转了一圈,等大家眼神都聚到车上的时候,潘向东才威风的下了车。下了车二人就去找王大年,王大年还在骂人,潘向东直接让蔡郝贵拿出了白纸黑字的合同,告诉王大年,这个厂子现在是他的了!王大年一听要不干,潘向东还不同意。并让蔡郝贵指使了王大年去干活!

  潘向东出了这口气后,再次出发。可是他却突然没劲了。蔡郝贵要带他去一个有劲的地方,带他去了名都温泉。潘向东一看转身就走。白志友为了罗洁,到处筹钱,甚至打算贷款。罗洁把张粉红带到了潘向东的家里,向她交代了见到潘向东后应该说的话术。

  潘向东和蔡郝贵回来,正看到下楼的张粉红。二人留意到了她。而罗洁还在家里。听着二人进屋的动静,赶紧藏了起来。听着二人的对话,罗洁是越听越糊涂,越听越怀疑。这时候,潘向东从玻璃里面看到了罗洁!他用计把蔡郝贵叫进了屋谈,并和他演起戏来。二人由外套聊到内衣,越聊越极限,罗洁忍无可忍,推开了门。却看到二人一个端正坐着,一个手里拿着玩具车。这才知道被捉弄了。

  接着,潘向东让蔡郝贵问罗洁要要钥匙。罗洁却表示,因为过户手续没有办,这个房子还在她的名下。她有权利进出!而她这个人向来是要什么一定会做到的。她要做的是要蔡郝贵这种不三不四的人断了关系,然后踏踏实实的过日子,甚至她还是可以帮他找一个女朋友的。二人大笑起来。罗洁气急出了门,潘向东又命令蔡郝贵赶紧跟着罗洁。等所有人走后,潘向东把现金给藏起来,藏到一半又觉得没有必要藏。他把钱全倒在了床上,人整个躺在了钱上面。

  罗洁出来后,和白志友见了面。白志友这次搭上他全部的心血还贷了一笔款,罗洁知道如果不是为了她白志友不会这么孤注一掷的。白志友表示没关系。暗中蔡郝贵将二人在一起的画面拍了照片。潘向东做了存假钞被就地正法噩梦,醒来后,刚好蔡郝贵回来了。并把照片拿给他看,潘向东顿时心情跌落谷底。第二天出门前,交代蔡郝贵把门锁换了。

  而罗洁又来了潘向东家,还带着粉红一起。她让粉红先在楼下呆着,自己上了楼。是蔡郝贵开的门,告诉罗洁潘向东不在家,还不准罗洁进门。罗洁直接推开了他进屋,见潘向东的确不在家。便告诉粉红,今天的计划取消。白志友把货款打了过去,对方却告诉他要晚两天发货。而另一边,贷款给白志友的老板又催促他还款了。白志友只能拖延。

  罗洁的账上突然多了两百万,是潘向东打来的,让她一次性还房贷。白志友一听,着急让罗洁先拿着这笔钱治病,等他的货款一到,就把钱还给潘向东!罗洁不同意,不但潘向东的钱她不会要,白志友的钱她也不会要。可是这次白志友很坚定,他威胁罗洁要是不拿这笔钱治病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潘向东!告诉潘向东罗洁是得了乳腺癌怕传染给他才离的婚!二人争夺起手机。不小心摁通了潘向东的电话。潘向东没有听到声音打了过来,白志友直接关了机。

  二人冷静下来后,白志友表示,他知道罗洁现在满脑子都是潘向东。但希望她暂时不要去考虑潘向东,既然能拿出钱给他,就一定有他的门路。毕竟潘向东不是三岁两岁孩子。但罗洁不认同,她觉得潘向东冲动起来会什么都不管的!见此,白志友不由气急,但他还是多说了两句,他喜欢她!第一次见罗洁,白志友就喜欢她。知道她结婚了,他心里就说不出的难受。知道她生病了找他演戏他心里还挺高兴的。因为那样他就可以天天看着她陪着她。他已经想好了,等她病好了就算他变成个小人,他也不会把她还给潘向东!但是他们得面对现实,再不治病,病情就会恶化的更快。罗洁可以不面对,但他不能。

  白志友希望罗洁把手给他,他陪她一起走。罗洁难过又感动的落泪。而白志友还没有放弃,要挟着罗洁,问她周三去还是不去。

我的冤家住对门第6集剧情介绍

  

  潘向东来到了电视塔前,这里曾是罗洁想要去的地方。他曾向罗洁许过多次承诺,包括去电视台,却一次也没有兑现过。他站在电视塔前,鼓足了勇气,想冲着电视塔上的大喇叭喊:罗洁,我爱你。却终究是往后退了一步。只是把写好的卡片挂在了许愿树上,以缅怀和告别他和罗洁的过去。

  蔡郝贵来到修理厂找潘向东,潘向东正和王大年斗智斗勇。二人吵得不亦乐乎,吵完,王大年被潘向东给开除了。蔡郝贵在一边幸灾乐祸,遭王大年暴打。蔡郝贵是过来汇报他的工作进程,也就是白志友的信息:白志友负责经营一家进出口商贸公司,前些年生意红火,最近因为经营不善面临倒闭。得知消息,潘向东关切问白志友和罗洁是否住一块。得知二人虽不住一块,但白志友早晚都去,经常陪着罗洁一块吃饭。

  白志友收到了货,又打给罗洁电话,请她吃西餐。就餐时,白志友讲,为了这笔货,他动用了所有的资金,所有的人脉。罗洁顿时笑着鼓励白志友一定会成功的。白志友却称,他最高兴的,是解决了罗洁的问题。他告诉罗洁这段时间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只要认真的完成他的安排就可以了。可是罗洁还是表示希望治疗的事情能够尊重她的要求。蔡郝贵跟着潘向东回家后,又接到电话,有了白志友的消息!

  白志友回家的路上,因为治疗的事情,和罗洁相谈不愉快,罗洁半路下了车。最后的跟白志友说一遍,身体是她自己的,所以她拜托白志友尊重他的选择。白志友也激动表示,当初罗洁拉着他和她站在一起,这就是他管她的原因。他不想陪她每天磨,他也觉得很烦,他想过自己的日子,但他做不到。所以,一个答案,如果她不接受治疗,就告诉潘向东。二人闹得不欢而散。随后,罗洁买了去呼和浩特的火车票。

  清早,潘向东醒来,这时候,蔡郝贵才回来。蔡郝贵出去了一个晚上,查到了白志友在干违法的事情。他表示等他调查完了就写一份报告交给警队。为了犒劳蔡郝贵,潘向东请他去老地方吃了早餐。却看到这家早餐店正转租,潘向东顿时决定把这家餐馆租下来给蔡郝贵做。蔡郝贵却不喜欢,他想开酒吧。二人为此争吵了一通。

  白志友的货送到了,而蔡郝贵也得到消息,迅速打给了工商局,检举了白志友。工商局很快查抄了货物,并抓捕了发货的黄老板。白志友也被带到警察局。他既愤怒又颓丧的从警局出来,扔了衣服,又来到罗洁家门外。从外头看了看她,转身就要走,罗洁看到他叫住了他。白志友也没有告诉罗洁实情,一直称自己没事。罗洁让他放心,告诉他医院自己一定会去的。

  白志友回到公司后,召集下属开会。他感谢了公司同事们,随之宣布和同事们的合作结束。并告知大家可以到财务领工资和违约金。随后,白志友去修理厂卖车。周三,白志友带着罗洁去了医院,罗洁看完病,白志友去拿报告。医生称罗洁的情况很不乐观,但还要等针刺的情况出来再说。而针刺结果得到下周二才能拿出来。白志友问医生,治疗大概要多少费用。医生告诉他治疗费用大概五六十万。出了医院,罗洁表示下周二的针刺结果她就不来拿了。

  白志友出了医院后,来汽修厂找潘向东。蔡郝贵看见他后惊的往屋里闯,白志友进了潘向东的办公室,告诉潘向东,罗洁和他离婚是因为罗洁得了乳腺癌。他知道这种话很难让潘向东一时就相信,他拿出了罗洁的病历,表示他和罗洁不是潘向东想象的那种情况。白志友递出自己的卡,请潘向东如果可以就把钱打到账户上。如果不相信他可以和他一块去医院。除此外,他奉劝潘向东,不要告诉罗洁。以前潘向东没这个能力就算了,现在他有了这个能力,白志友觉得这笔钱潘向东应该出。希望潘向东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话说完,白志友拿着病历离开。

  而蔡郝贵也偷听完了这些信息,急冲进办公室内,问事情真假。罗洁约了粉红,告诉他们的计划改到后天下午三点。嘱咐她留下就是她的目的,一定要想办法留下。另外把她听到的消息一字不落告诉她。并递给了粉红一只录音笔。还激励粉红,如果她能帮她把蔡郝贵赶出去,工资翻倍。潘向东打电话给罗洁,刚打通,就被蔡郝贵给挂了。

  到了家,蔡郝贵表示他想发个言。蔡郝贵认为,以他对白志友的调查,这个人背了一身债,能忽悠,他的交际圈很广,三教九流。总之,他认为这个人的话不能相信。是个骗子。他认为他们目前应该按兵不动。他说了一大堆,可是潘向东告诉他钱已经打了,打了一百万。

网络微评
? ?
网站地图 澳门大三巴赌场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注册 盛618官网
菲律宾申博在线138管理登入 申博在线官网开户 申博游戏下载官网登入 申博线路检测登入
盛618官网 申博游戏 澳门新葡京赌场 太阳城手机版
申博游戏注册 太阳城登入 申博现金网址 太阳城app下载
申博游戏注册 保险百家乐 太阳城手机版 太阳城申博